因家住士林,所以圓山飯店對我來說就像是回家的地標般,

因為只要看到它紅色的屋簷就表示家要到了。

小時候也和家人去爬圓山,每每站在它宏偉的建築前就覺得自己好渺小

我常常用仰望的眼神看著她,這飯店從小就是我景仰崇拜的飯店。

當然有歷史的圓山飯店對於日本人來說也是夢幻住宿地,

特別是那中式的風格深獲外國人喜愛。

 

那年我們訂婚,J為了慶祝,特別請日本公司安排了我和他雙親在此飯店住宿,他還花大錢選了上好房間。

那天白天我們還是到處去觀光,到了傍晚,因晚上還想去先別的地方逛逛,所以我們先打電話去給飯店說我們會晚點到。

到了晚上約10點我們拖著玩了一天疲憊的身體來到飯店check-in

因當初是J預約的所以由他用日文去check-in。但是我等了約一個小時還是沒有辦理好,於是我走過去問J用日文對他說:還沒好嗎?他苦笑說:沒有呢!

然後飯店人員也用日文對我說請等一下。

這時我同時也聽到工作人員間的對話,「怎有一間房間的KEY會找不到呢?~~

另一位也回說:怎知道啊?!

這下我火了,我這人向來很少對外人發脾氣的,所以我就用中文告訴他們:

妳們會不會太誇張啊!我們有打電話過來確認說我們會晚到,且準備好KEY不是該旅客進房前都用好的嗎?怎貴為一間外國旅客這樣多的圓山飯店,會犯下這樣的錯誤。而且還讓我們等一個小時多~~

飯店人員應該沒料到我是台灣人,他們看事情嚴重了,連忙道歉解釋也持續再找KEY,但是還是找不到另一間的KEY。我告訴他們,我們很累了,請給我們隨便一間次等的房間,然後請補給我們房間的差額。但是對方表示,因為我們在日本付款,所以無法退款。然後這時她們告訴我們有另一間位在總統套房旁的套房,只是這套房得走工作人員通道,我們上去看了看,天啊!根本沒整理,黑黑暗暗的,且周遭完全和客人隔離,總統有人保護,我們才不要住這種怪嚇人的房間。我們表示我們累了,只要一般房間就可以,退錢也算了。這時他們為了表示歉意表示會送我們明天機場接送和早餐,然後再三要求我們不要和日本公司說。折騰許久進到房間也約12點了。


隔天一早,我們在飯店享用贈送的早餐,飯店經理提著小禮物來道歉。大夥也覺得夠有誠意的,
J也不再計較這檔事。只是我真替圓山飯店感到羞恥,這一晚她不單毀了我所有美好印象,也失去了一些外國旅客的心了。儘管她的房間再古色古香,大廳再富麗堂皇,都無法抹去這段讓人不好印象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e 的頭像
mie

Live in 北海道

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