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十點多,我還在公司加班。
但是腦筋已經無法運作
於是心想回完這封日本客戶的信後
我就要暫時不理這些處理不完的事情準備回家
但是總覺得我這樣辛苦應該要暗示點客戶說我很認真加班到這樣晚喔
於是在信中的最後用英文寫了It's too late, I will contact you tomorrow.
邊送還邊很滿意自己這樣的暗示法
只是突然一件急件讓我無法馬上提包包下班
約過三十分鐘後事情解決,心想做完最後MAIL CHECK後再走
這時那位日本客戶竟針對我剛才寫的的信回我信了
天啊~~~我當下哭笑不得
因為這位日本客戶比我認真
要知道日本時間可是比我們早一小時
也就是說客戶晚上十一半還在加班中
日本人,我佩服你們。
也對自己幼稚的暗示法感到羞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e 的頭像
mie

Live in 北海道

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