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研究的關係,我在學校的圖書館看了悲情城市這部多年前的電影。
也因為這部電影的關係,我開始去讀台灣的人種問題,和二二八事件的相關資料
我想學校有關台灣的書應該都被我借來看了
我常邊讀邊哭泣,也會很感動
總覺得對台灣的了解應該要更早
或許說應該是我在台灣就要做的事
但也許是因身處異地
看著日本人寫台灣
感受那段過往的歷史
我的心也跟著翻騰起來
所以說現在認識台灣
應該說不算晚
也因為身處異地更有心繫台灣的念頭
也更能體會其中的滋味

最近上一堂歐洲文化史的課
有段話我看完後覺得就是台灣化的代表
Identity is conjunctive not essentail
而這堂課的老師對著每次主張不准台灣獨立並和我唱反調的大陸同學說
引用這段話說
主權不是本質,而是接續的一種表現
台灣在文化上有權主張屬於自己的文化
且是獨一無二的文化
我聽完真是感動到極點
當場輕輕地鼓掌並猛點頭

台灣台灣希望你不再是悲情
對了,誰有悲情城市的CD啊? 可以借我拷貝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e 的頭像
mie

Live in 北海道

m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